外掛軟件搶購理財產品遭知名平臺起訴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19/9/12 15:31:00

近日,上海浦東法院采用新型庭審方式審理一起不正當競爭糾紛——

外掛軟件搶購理財產品遭知名平臺起訴

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庭審方式改革座談會同日舉行


  因認為某外掛軟件搶購自己平臺的理財產品,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某知名金融平臺將軟件運營方起訴至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下稱上海浦東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50萬元。


  9月10日,上海浦東法院副院長金民珍擔任審判長對該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按照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原有的審理方式,單就舉證質證環節,預計就至少需要一天的時間,而由于探索了書狀先行的新型庭審方式,該案庭審全程“只”用了約一個小時。


  原告訴稱,其是全球領先的綜合性線上財富管理平臺,截至2018年底,平臺資產管理規模已超過3618億元,注冊用戶突破4000萬。原告同時運營著APP和網站平臺,債權轉讓是其熱門服務之一。原告發現,被告西安某軟件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一款代購工具系外掛軟件,在用戶輸入原告會員賬號、登錄密碼、交易密碼等信息的前提下,該軟件能夠根據用戶設定的金額等要素對原告平臺的債權轉讓產品進行自動搶單。此外,被告還通過APP、微信公眾號和微信小程序實現搶單功能,并公開宣稱原告平臺是被告的返利平臺之一。


  原告因此認為,被告上述行為剝奪了原告其它會員的公平交易機會,不正當地利用并搶占原告多年來積累的客戶資源以建立被告的客戶群體,惡意攀附原告的市場影響力,使原告喪失通過會員制度逐漸建立的市場競爭優勢,明顯違背正當的競爭法則和基本的商業道德。


  被告則辯稱,其與原告間不存在競爭關系,提供的代購服務系接受客戶委托后履行的正常技術服務,能為用戶的操作提供合理便利,從而促進用戶對原告平臺產品的購買欲,未對原告產生不良影響、造成損失。而且,被告同時為用戶提供多家理財平臺的應用工具,不存在使用戶混淆、誤以為其與原告有關系的虛假宣傳。何況,被告作為一家軟件公司,針對特定行業的企業產品開發服務軟件是其行業化發展的必經之路,遂請求法院駁回原告全部訴請。


  經過約一個小時的庭審,合議庭充分聽取了雙方當事人就本案事實和法律適用的意見,該案將擇日進行宣判。


  按照以往的庭審方式,僅舉證質證環節,本案的開庭預計就至少需要一天時間。如今采用新型庭審方式,卻“只”用了約一個小時,這是如何做到的?


  事實上,在知識產權領域,無論是法官還是律師,都苦于證據材料多、庭審周期長的難題。上海浦東法院知識產權庭曾經辦理過一起案件,雙方當事人提交的卷宗材料堆積在一起,高度竟然超過了7米。


  庭審結束后,上海浦東法院與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知識產權專業委員會(下稱全國律協知產委)共同舉辦的“知識產權民事案件庭審方式改革座談會”隨即召開,50多名知識產權領域的律師及法官代表參加研討。會上,上海浦東法院還發布了《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新型庭審流程指引(試行)》。


  座談會上,與會人員紛紛對上海浦東法院的改革探索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據介紹,該院的做法主要包括三點。第一,書狀先行,即鼓勵案件當事人在正式庭審前以書面形式提交訴辯材料和舉證、質證意見,庭審中僅就爭議證據進行審查。第二,積極釋明,即在充分閱卷的基礎上,要求法官積極行使釋明權,圍繞要件事實和爭議焦點分配舉證責任,適度公開心證。第三,集中審理,即在庭前充分準備的基礎上,圍繞爭點通過一次集中連續開庭完成庭審。


  全國律協知產委副主任,上海市律師協會維護律師執業權益委員會、法律職業共同體建設委員會主任游閩鍵律師說,上海浦東法院在知識產權審判領域率先探索以書狀先行為核心的庭審方式改革,意義重大,發布的《知識產權民事案件新型庭審流程指引(試行)》也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和實用性。他呼吁,知識產權法律職業共同體支持、推動該項改革,有效提升知識產權案件審理質效。


  金民珍表示,上海浦東法院將以庭審方式改革為契機,不斷探索辦案科學性,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力度,努力為上海自貿區和科創中心建設提供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本報記者 孫芳華 通訊員 陳衛鋒)

 

 (編輯:晏如)

 

(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通比牛牛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