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絨鳥(絨花):指尖綻放的藝術之花

文章來源: 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發布時間: 2019/11/14 9:20:00

  要是在我這里斷了,以后我怎么到地下去見我師父啊!17年前,在學習北京絨鳥(絨花)制作技藝時,師父的一句話深深烙印在北京絨鳥(絨花)第六代傳承人蔡志偉心中。也正是這句話,讓蔡志偉堅持要把這項有著300余年歷史的古老技藝傳承下去。如今,在許多社區、學校、展會,都能看到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身影。

 

  北京絨鳥(絨花)以銅絲為骨,蠶絲為肉。清朝康熙、乾隆年間,絨花作為發飾十分盛行,后來,藝人們又創作出禽、鳥等造型,這種絲絨制品統稱絨鳥。因此,北京絨鳥(絨花)也是北京蠶絲絨制品的概稱。日前,在一間僅2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里,記者見到了正在搓絨條的蔡志偉,介紹起北京絨鳥(絨花)這門技藝,蔡志偉如數家珍。

 

  蔡志偉告訴記者,一件絨制品雖然只有銅絲和蠶絲兩個部分,里面卻包含了煮絲、著色、砰絲、披絲、熏活、拴拍子、剪撮、刀絨、剎形、熨燙、組裝等多個復雜的工藝,任何一項都不能忽視。而這其中,拴拍子、搓絨條是最難的。你看看我手上的指紋,就是在長年累月碾搓絨條的過程中被磨沒了。每一次銅絲在手中劃過都會留下痕跡,當你把指紋搓沒了的時候,銅絲就可以聽從你的指揮了,這也算是把手藝學到家了。

 

  我當年只是抱著玩兒的態度,拜師學了這門手藝。沒想到這一玩兒,把自己開的建材廠玩兒沒了,改行進了這一行當。這是蔡志偉經常說起的一句話。2002年,剛步入而立之年的蔡志偉跟隨北京絨鳥(絨花)第五代傳承人高振興學習這門技藝。剛開始只是出于學藝心理的他,卻發現自己漸漸喜歡上了制作絨鳥(絨花)。于是,他便把自己的廠子關了,把師父接到了自己家里,一心一意學習絨鳥(絨花)制作技藝。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剛開始的那幾年,我只會去模仿師父的一些作品。隨著經驗的積累,便像是突然開竅了一般,在創作同類作品時能夠展現不一樣的韻味。蔡志偉自豪地告訴記者,如今,他創作的《家》《雙孔雀》等作品不僅在大賽中獲獎,而且被許多展覽館收藏。

 

  蔡志偉告訴記者,當創新一詞在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過程中頻繁出現的時候,他也在不斷思考創新對于北京絨鳥(絨花)的真正意義。在我看來,創新不僅僅是迎合年輕人的需求去尋求顏色、花型上的變化,而有時候復古也是一種創新。去年古裝劇《延禧攻略》大火,就有很多漢服愛好者找到我,想要定制劇中那種戴在頭上的絨花飾品。其實,把古畫、古裝劇里的一些絨花飾品做出來,反倒成了當今生活中比較稀有的物件,自然也就越來越受人喜愛了。

 

  60歲左右的時候,我想要帶一兩個徒弟,讓他們對這一文化瑰寶進行更廣泛的宣傳與推廣。而我便去創作一些新作品或者修復之前已經毀壞了的作品,把它們收藏起來,像木架上還只是雛形的《花果山》就是我想要繼續去完成的作品。當談及自己以后的打算時,蔡志偉用堅定的語氣說,傳承這件事,在我這兒永遠不會中斷!

 

  采訪感言:

 

  初見蔡志偉,是在一座幾十萬平方米的展覽館中,而近距離地采訪他,是在一所僅20平方米的房子里。無論是在狹小的創作空間,還是在廣闊的大舞臺上,對于蔡志偉而言,傳承北京絨鳥(絨花)的初心從未改變。對蔡志偉近一個小時的采訪,也讓記者感受到,他不僅是一位技藝精湛的手藝人,更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守藝人本報實習記者 熊花平

 

 

(編輯:蔣朔)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通比牛牛源代码